权力期权化,估算未来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有哪些方法 – 飓风期货网
       

期货知识

权力期权化,估算未来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有哪些方法

权力期权化,估算未来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有哪些方法插图

对波动率的预测,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去写:

1. 对波动率进行点估计。
对波动率的点估计大概有EWMA,GARCH等方法。但是个人感觉,如果是做波动率交易的话,并没有什么卵用。(就像预测标的价格一样……)

2. 估计波动率的分布。
对于波动率交易来说,由于波动率有集聚效应,所以,相比起对波动率做点估计,对波动率的分布做估计可能会更加有用。对于波动率分布的估计,通常有波动率锥、波动率曲面。

3. VIX
其实VIX本身就是一个对隐含波动率的预期,因此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4. 实际要注意的问题
① 如果是做跨式的话,合约的选择会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选期限太短的,波动率不一定能上去;选期限太长的,会有流动性问题。
② 实际上做跨式的时候,你的delta并不是neutral的,因此需要做delta hedge。
③ 不知道题主做的是什么品种,如果是50ETF的话,还要考虑期末,期权合约流动性丧失的非常快,有可能无法兑现利润。

5. 最后
所有能赚钱的方法,几乎都是基于主观判断(投机)的。赌波动率涨跌,和赌标的资产涨跌,其实一样。

最后,建议看一下Euan Sinclair的《 Trading》,里面对波动率交易写得很详细了。

望采纳,谢谢!

权力期权化

首先您要明白什么是期权合约编码,合约编码是用于识别和记录期权合约,唯一且不重专复使用的编码。上交属所合约编码为8位数字。股票期权合约从10000001起按顺序对新挂牌合约进行编排。ETF期权合约从90000001起按顺序对新挂牌合约进行编排。
合约交易代码包含合约标的、合约类型、到期月份、行权价格等要素。上证50ETF期权合约的交易代码共有17位,具体组成为:第1至第6位为合约标的证券代码;第7位为C或P,分别表示认购期权或者认沽期权;第8、9位表示到期年份的后两位数字;第10、11位表示到期月份;第12位期初设为“M”,并根据合约调整次数按照“A”至“Z”依序变更,如变更为“A”表示期权合约发生首次调整,变更为“B”表示期权合约发生第二次调整,依此类推;第13至17位表示行权价格,单位为0.001元。
希望我的回答能够帮助到你,更多我们交流哦。【:six
one
seven
five
five
nine
six
there
five

权力期权化

哈哈是一种看多的行为,但是,买入这个行为本身确实对个股本身就是最赤裸裸最实在最直接的利好![只是这利好的影响和作用有多大很难说而已]。关键词是 买!一切买入都是利好,就跟卖出是利空一样,从买卖对多空的影响两方面各自的角度这里不应该联想关联应该单独去把握看待比较好,这里再解释一下,在多空利好利空各自角度看待融资融券影响这个问题时是使用融资融券总余额来观察解释的。

权力期权化

是一种资金盘。建议还是别做。虽然说只是看电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跟炒股是一样的!
可以,但要看你随便填了能否成交的。和股票一样,每天每一时点也在变化的。
国债逆回购,就是将资金通过国债回购市场拆出,其实就是一种短期贷款,即你把钱借给别人,获得固定利息;而别人用国债作抵押,到期还本付息。国债逆回购业务是能为投资者提高闲置资金增值能力的金融品种,它具有安全性高、流通性强、收益理想等特点,等同于国债。
创业初期,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很多,而且需要投入的人力物理包括资金也很多,单干的话困难大,一个人容易应付不来,还是合伙会更容易成功。
只能在“施工地”的“地税主管部门”开据“建筑业统一发票(代开)”并缴专纳“营业税、城市维属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等;不能回机构所在地缴。依据是《营业税暂行条例》中规定:“纳税人提供的建筑业务应当向应税劳务发生地的主管税务机关申报纳税”。也就是所谓纳税属地的原则,因为建筑工地在哪,就说明你的“生产产品”地在那儿;即生产地发生变化。再说营业税属地税,哪个地方不能希望本地财政多增加收入。
不管看跌还是看涨期权,只要是买方,那他就是拥有了一项未来买入或者卖出某种商品或金融资产的权利,这个权利的获得通过支付期权费,也就是权利金来获得。对于期权的买方,最大亏损也就是这个期权费了,亏损是可控的,相反期权的卖方风险是无限的,而最大盈利也就是买方的期权费了

权力期权化

若暂且不考虑增值税税率,将这两年一期的未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未含税收入要比现金收入多出2668.77万元、3365.73万和1955.31万元。理论上,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应该至少分别新增这些债权才合理。

然而,在这两年一期的资产负债表中,三旺通信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6886.07万元、7128.5万元和8297.13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仅新增了2224.03万元、242.43万元和1168.63万元。很明显,这一金额比理论新增金额分别少了444.74万元、3123.3万元和786.68万元。需要注意的是,这还是在未考虑营收有增值税影响的情况下,若考虑增值税税率影响,则此项差异将为明显。

那么,这部分异常金额又是如何产生的?尤其是2019年数据异常更为明显的原因是什么?若公司没有合理解释,则其难免有虚增营收之嫌了。

(0)

热评文章

抱歉,评论已关闭!